秋木苏

[两只蝙蝠互咬记]11

KL:






佐助顺着鸣人的力气睡到棺材里,然后就感受到了鸣人有些高的体温,耳边听着鸣人皮肤下美味的血液流动的声音——有点把持不住了。


倒是鸣人被佐助冰凉的身体給舒缓了一下有点热的身体感觉很好,虽然古堡里很阴凉,但是夏天还是很热的。


八爪鱼似的扒在佐助身上,困意一下子席卷了鸣人的意识,不自觉地蹭了蹭佐助白皙的脸颊慢慢的呼吸越来越平稳,很快就睡着了。


黑暗中佐助张开了眼睛盯着漩涡鸣人看,黑夜并没有蒙蔽吸血鬼的眼睛,他可以看清十几米意外的任何东西。


看了一会佐助动了一下头,很容易的就来到了鸣人的颈脖处。看了一会鸣人精致的锁骨,回忆起了上一次吸鸣人血的感觉。眼中红光一闪,年轻的吸血鬼被想要吸血的欲望侵蚀了理智。他不自觉的吻上了鸣人的动脉处,伸出舌头在温热的皮肤上舔吻了起来。


好想咬下去……好想吸光这个人类的血……好想……好想……


理智在消失,佐助温柔的舔着嘴下的肌肤,獠牙蠢蠢欲动的想要长出来咬上去。但是他没有放纵自己,他只是在鸣人脖子那一块品尝着,他用牙齿轻轻的咬在已经被他吻的有些充血变红的肌肤上。眼神飘忽,越发的着迷于鸣人的身体,有种上瘾的感觉。


他想要漩涡鸣人,想要把他永远禁锢在自己的身边,想要把他也变成同类。


正当佐助的獠牙已经长出来想要咬上去的时候鸣人忽然轻哼一声,终于被佐助的骚扰给弄醒了。他没有张开眼睛,睡的迷糊的问佐助怎么你家也有蚊子。然后迷迷糊糊的伸手往有点痒的脖子摸去。


摸到了佐助的下巴。


“没事。”


嗯?佐助的声音怎么有点沙哑,还有他趴在我脖子上干什么?


忽然想到什么的鸣人猛的张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佐助的耳朵和头发,颈脖处的瘙痒越发的难以忍耐。佐助忽然轻咬了一下,鸣人闷哼一声。


他推了推佐助忍住想要呻 吟的欲 望问道:“你是不是想要吸血了。”


佐助停顿了一下,没有回答继续着手下的动作。


看佐助没有反应鸣人躲避了一下佐助的亲吻继续道:“如果想吸血的话就喝吧,留点明天上学的精力就行了。”


听了鸣人的话佐助反而停了下来,慢慢的拉开距离看向鸣人的眼睛开口道:“你让我吸血?”


“嗯,吸吧。”说完仿佛要上刑场一样,鸣人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双手不自觉的握的紧紧的。


因为读心术的原因佐助可以清楚的知道鸣人是认真的,其实说是读心术也不全是,他只是能感受到别人的情绪变化,然后分析出那个人心里那一刻在想什么。这一刻连读心术都不用他也能看出来鸣人的心意。


他一口咬上了鸣人的脸颊。


鸣人:……


“啊啊啊啊啊佐助!!!”


鸣人果断的炸了,怎么可以咬脸!


松口拉开距离,佐助认真的看着鸣人解释道:“不是说可以吸血吗。”


鸣人:“……”


“那也不能哪都咬阿……明天你要我顶着脸上的伤口去上学吗……”


“没事。”佐助一脸你相信我的表情凑到鸣人还在流血的脸颊舔了几下,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了。


摸了摸脸,鸣人沉默了。


回到现在。


如果宇智波佐助现在看鸣人的脸的话他会发现漩涡鸣人此时的脸是通红的。可惜他现在是闭着眼睛的。


两人暖昧的关系鸣人也分析不清,他只知道现在他和佐助已经谁都离不开谁了,变质的感情也没有让两人的相处有丝毫的变化。


因为他们一开始的相处模式就好像是夫妻?


猛的又想起那个任务,鸣人有点犹豫了,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把鸣人紧紧的抱在怀里的佐助闭着眼睛静静的感受着鸣人的情绪变化,随着鸣人的实力越来越强他也只能模糊的能感觉到鸣人的情绪了。


身为宇智波家主他也知道鸣人接的是什么任务,‘跟踪新来的那个神秘人,搞清楚他的目的’,只是跟踪,但是那是连宇智波斑都能打败的人啊。


宇智波的始祖啊……


所以他其实也有义务去查一下。


http://www.jianshu.com/p/28d69868b647

评论

热度(17)

  1. 秋木苏KL 转载了此文字